永利澳门开户注册 > 永利皇宫463cc > 孙中山会晤袁世凯

原标题:孙中山会晤袁世凯

浏览次数:200 时间:2019-11-22

加入一场中国式的饭局,有时就像一场冒险,周遭满座未必皆是亲朋好友,握手寒暄之际也许心怀怨怼,甚至暗藏杀机。 中国论文网 历史上,刘邦就加入过一场危机四伏的饭局,周围都是推翻秦朝的小伙伴,领头的那个叫项羽,号称很能打。那天刘邦可能喝了很多酒,吃了一些猪肉刺身,但真正让他难忘的,是对方将领项庄舞剑。 这只是后人写下的一个关于饭局的惊悚故事,这场饭局很可能存在,但凡有点逻辑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想杀刘邦可能只是后人 的杜撰。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楚军大营,项羽捏死刘邦易如反掌,他为什么要用舞剑这么文艺,又这么low的手段来杀人? 真看他不爽,项羽完全可以呼唤帐下执戟郎,上来一顿乱刀剁了便是。顺便说一句,帐下执勤的刀斧手中很可能有韩信,他当时正是一名执戟郎。 鸿门宴内容很可能不是真实的,但这场史上有名的饭局却让人牵肠挂肚了两千多年。就在前几年还有大导演不惜背着骂名,以此饭局重拍电影。 不管鸿门宴真假如何,在1912年9月11日的一场饭局却是真真实实的――革命领袖,满清皇族济济一堂,昔日的敌人今天的酒友,中国的饭局经常把战场搬到酒桌之上。 孙中山、黄兴与满清皇族的尴尬宴会 1912年9月11日的这场饭局也许是一个好的诠释,尽管它实际上并没有那么杀机四伏,但也使参加的两位客人――中华民国的创建者、革命党领袖孙文和他的同志黄兴备感不安。当步入饭局大厅时,这两位革命领袖就陷入了昔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环顾大厅四周,坐满的正是他们多年致力革命的大敌人――满清皇族。 在这一年的2月12日,这二人发动的革命刚刚强迫占据了中国长达268年的满清王朝向新成立的中华民国拱手让出政权,对这群前清皇族来说,一夜之间便国破家亡,令人扼腕怅恨。 而仅仅7个月后,这些皇族就在前清内阁协理大臣那桐的私邸,邀请昔日的仇敌参加盛宴,这其中难道没有隐藏什么阴谋吗?或许它会像中国历史上那场典型的杀机四伏的鸿门宴一样,这些前朝亲贵暗中设伏,专待这两位曾被购钱查拿的叛党逆贼自投罗网,一雪亡国之耻? 但这场饭局上什么也没有发生,反而充满了欢洽和愉悦的气氛,至少对那些前清皇族来说是如此。皇族的代表溥伦对这两位昔日的逆首党魁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盛赞孙文和黄兴“皆非常之人,所以能建非常之业”。 而这场推翻其王朝和这些皇族特权的革命,也是端赖这二人“洞观四千余年之历史,二十世纪之时艰”,“数十年苦口热心,始达共和目的”,将其“方诸华盛顿,何多让焉”。 而黄兴则以“专制政体不足以独立于地球之上,非建设共和,无以保全我五族同胞”作为对这群中国专制王朝末代余裔的谢辞。至少在一年前,仅仅是这样的言辞,就足以让满清皇族将孙、黄二人送上断头台,但现在,他们却可以宾主欢洽,对曾经的煽惑妖言表示由衷的认同,转变之速,不由使人惊异万分。 但很快,这场饭局的真实面目便露出端倪,只需要几杯醇酒,就足以撕去冠冕堂皇的面纱。尽管这些前清皇族仍然不减欢愉,但对这两位革命领袖来说,气氛却开始尴尬起来,前清近支皇族载涛和载洵竟然径直向黄兴和孙文拱手致谢,表示“此次优待条件甚蒙先生维持,感谢无似”。 这突如其来的推心置腹一时让黄兴“窘极不知所答”,载涛、载洵又开始殷勤劝酒,在席末又拿出一个大大的留声机开始奏曲,说唱的是京剧名角谭鑫培的某部京剧,还问黄兴:“先生亦乐此否?”全然不顾黄兴本人对戏剧一窍不通的木然神态。 “观其恬恬熙熙,不知亡国为何事,令人遗憾不已。”这是黄兴对这场饭局的终评价。1912年的这场饭局看起来似乎更像一场冠冕堂皇的闹剧,但这恰恰是中国式饭局的魔力之一,它可以消弭纷争,化敌为友,共弃前嫌,携手未来――当然是各自的未来。对饭局的双方来说,这与其说是一场宴会,不如说是一场交易。 作为昔日的敌手,革命者在这里获得荣誉和嘉奖,同时得到这群前朝余裔认同革命,安于现状,不再思复辟的口头保证;而对这群前清皇族来说,他们成功地与新朝的革命伟人攀上了关系,至少在可见的未来,可以仰仗革命者承诺的优待条件保全他们在前朝的荣华富贵在新朝不辍――这也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一切。 从后来的历史来看,双方都部分地违背了各自的承诺和对方的期望。仅仅一年后,孙文和黄兴就再度成为他们亲手缔造的国家严令通缉的叛党头目,被迫流亡海外;而清室则在1917年就开始了它的第一场闹剧般的复辟,18年后,它还进行了第二次。 1913年的大总统饭局,菜单中暗藏玄机 1913年10月10日,是新成立的中华民国的第一个国庆节,澳大利亚人莫理循参加了一场典型的中国式饭局。这位自晚清以来就常驻中国的时政观察家,尽管在对外宣传中表示对这个年轻的共和国充满了乐观情绪,但私下里,他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前景表现出深深的忧虑。 继1911年革命后,这个国家又在这一年夏天爆发了第二次革命,或者按政府的说法乃是一场叛乱,巨大的破坏力使这个年轻的国家亟需注入一大笔资金才能维系其摇摇欲坠的财政状况。至于其他各省,如今都在叛服不常的边缘徘徊。同时也只有外国势力,方能保证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正式大总统袁世凯的宝座稳固不倒。 这一天恰好是袁世凯大总统的就职仪式,仪式之后,自然需要对来宾设宴款待,莫理循则是参加者之一。在礼堂的大厅里,莫理循发现昔日悬挂的孙文和黄兴的画像,已经被悄无声息地摘了下去,搁在一间充满尘土的杂间里――他们显然已经不再对袁世凯政府的口味,新的政府需要对世界献上一份符合自己意图的国宴大餐。 莫理循小心地收藏起了一份国宴菜单以窥出新政府的用意所在。这场针对外宾的中国式饭局既包括大面合、烂火腿、龙须菜这样传统的中国菜肴,同时也包括西红柿汤、烂牛里脊、冷水扎、杏仁布丁、菠萝冰吉 这样的西式餐点,甚至上菜的顺序也是汤作为头牌,而冰吉林作为末甜品的西式顺序。 袁世凯政府的用意很明显,他希望让参加宴会的外国使节和观察员看到一个努力向西方靠拢的新政府的形象,这个政府需要西方列强的财政支持和对其合法性的认可――这是袁世凯为这顿饭所设下的局。 会后,身材矮胖的袁世凯特意与各国使节站在一起拍摄合影,以便在形式上证明其地位的合法性已经得到了西方各国列强,同时也是国际社会的认可。 披挂勋章、身着礼服的各国外交官在饱餐了这一顿中西合璧的饭局后,并没有让这个年轻国家的领导者失望,按照当时着名的时政评论员辛博森的说法,在这场饭局之后,袁世凯的“宪法地位已然稳如泰山”。 当袁世凯下令解除与二次革命叛党有关的议员的席位,并建立起军政执法处来执行其军事威权政治时,各国列强在一旁冷眼旁观,1914年明显违法的 《中华民国约法》 颁布时,他们也不鸣一辞。 他们甚至参加了袁世凯复古的祭天仪式,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此时他们本身已经陷入一次世界大战的泥沼之中难以自拔,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东亚大的国家沦入野心勃勃的日本之手。而日本,恰恰也是1913年10月10日参加那场饭局的国家之一。 1913年这场饭局究竟起到了多少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像1912年前清皇室招待孙文和黄兴的宴会一样,它的象征性意义大于实际所取得的作用。觥筹交错之间的空口承诺只是一个预设的前提,它究竟能否成真取决于饭局后的践行,这个践行必须要靠一系列的谈判、条约、协定、签字以及之后的遵守执行来实现,而不仅仅是靠一张嘴。 但推杯换盏之间却是一个观察对方的绝佳机会,各式各样的人物被引入到一个圈子当中,每个人都在其中寻找机会。这是一个庞大的人际网路,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网络上交叉的一点,由他可以引出其他的几个点,在占据其间的人心中留下一些可资利用的好感。 如果说1912年孙文和黄兴参加的饭局是一次礼貌性的对前清皇族传统网络的致意 ,那么袁世凯在1913年的饭局,则是企图打开一个新的网络――面向整个国际世界的网络。中国越依靠这个网络生存,列强的支持越成为这个国家的首要任务。 在之后的时代里,这个趋势越发明显,只是网络的中心一直在变,从开始时的英、法等老牌列强,到以惊人速度崛起的日本,再到被视为自由之光的美国。非常遗憾的是,尽管中国是召开饭局的主人,但它却似乎从未有机会在这场饭局的网络中占据一个中心的位置。

南京的春天,垂柳吐出新芽,嫩嫩黄黄的,随着风儿,轻轻地柔柔地摇摆;娇艳的梅花,俏含枝头,在皑皑的白雪中,热情地欢呼着春天的到来。南京同盟会的会员们,正在他昔日的总统府,为孙中山举行谁也不想举行的饯别会。大家的脸色凝重,似乎都不是很高兴。孙中山看在眼里,对身旁的宋霭龄看了一眼。 聪慧的宋霭龄,立即给孙中山满上一杯。孙中山端起酒来,对大家环视一遍,微笑着说:“来,我们干杯!”说罢带头一饮而尽。 会员们虽然都喝了酒,却一个个还是高兴不起来。孙中山革命十多年,到头来却把大总统的位置让给了袁世凯,谁能心里高兴? “现如今,我虽然辞去大总统职位,但解职并不是不理事。我们之所以起来革命,就是要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共和国,实现三民主义。现在,民族主义革命已经成功,民权主义姑且就交给袁世凯去尝试。我要投身到民生的事业中去,只有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到时候三民主义才可以顺利得到实现。” 饯别会完毕后,孙中山离开南京,开始南行,去周游各省,宣传民生主义。1912年4月24日至6月18日,孙中山三次从广州往返香港,会见各界人士,发表自己的看法: “1825年,英帝国建成世界上第一条公用铁路——斯托克顿至达林顿铁路。紧接着,美国、法国、比利时、加拿大,还有德国和意大利等国,都相继修建了他们自己国内的铁路。而我们亚洲,相对落后,铁路修建也就晚了一些。其中最先修铁路的是日本,其次是印度,再次才是我们中国。中国的自办铁路,比世界上最早建成的那一批铁路要晚半个世纪左右。从现在世界各国过来的经济发展看,一个国家的铁路越多,这个国家就一定越强大富有。”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认为,要使我们国家强大,一定要从修建自己的铁路开始。” “我也知道,就目前我们中国的经济状况,很难拿出足够的资金来修建我们的铁路。这是个困难,但可以想办法解决。我们完全可以用借外债的方式来发展我们的经济,振兴我们的实业。当然,这得有个前提,就是决不允许外国干涉我们的财政。” 孙中山一路走一路宣传自己的民主主张,宣传自己发展实业以富国强民的看法。 1912年6月15日,孙中山离开广州,经过香港,在22日到达上海。接见记者时,孙中山指出:修建铁路,是“发展中国财源第一要策”。 到7月22日,孙中山在上海中华民国铁道协会欢迎大会的演讲时又强调:“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国家之强弱,以铁道之多寡为衡”;“然中国建筑铁路实无此项财源,其势非仰外债不可,则借债问题又不可不研究。” 就在孙中山忙碌于自己的民生工作时,突然接到了袁世凯的邀请书,请他这位下野的前大总统和黄兴前去北京晤谈,共商国家大计。 为表诚意,袁世凯还特意派了他得力的亲信程克和张昉为专使,并命令海军派出“海琛”号巡洋舰到上海护航,专为迎接孙中山与黄兴。 原来,袁世凯坐上了临时大总统的位置后,政局一直并不稳定,尤其是从7月以来,北京的政局更是屡现危机。为调停党争稳定政局,袁世凯思之再三认为,只有利用孙中山和黄兴的威望,才可以渡过当时的危机。因为如此,袁世凯这才十分恭敬地邀请孙中山北上。 对于是否应袁世凯的邀请北上,同盟会中产生了分歧,一派认为这次北上会谈是英雄相见、巨头相会,能起到稳定政局的作用,对民国未来的发展有好处,支持孙中山、黄兴北上;另一派认为这是袁世凯设下的圈套,想借此羁索孙中山与黄兴,提出革命领袖不应该深入虎狼之地的看法。 孙中山听了大家的意见后说:“无论如何,我也不可失信于袁总统。别人都说袁世凯不可靠,我倒也试试自己的眼光”。 8月18日下午,在袁世凯派来的两位专使张昉与程克的陪同下,孙中山与夫人卢慕贞、秘书宋霭龄及魏宸组、居正等10余人登上轮“平安”号轮船。 黄兴这次没有同去,是孙中山和同盟会领导商议后决定的,目的是以防万一,不要让袁世凯有机会同时将两大革命领袖一网打尽。 8月22日下午,“平安”号轮船抵达天津。袁世凯派出自己专用的金漆朱轮马车,前往火车站迎接孙中山。一路上,万人空巷,北京市民都争相前来一睹这位名声震耳的革命领袖。 孙中山到北京后的第三天,举行了国民党成立大会,将同盟会与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合并,组为“国民党”,被选为理事长。孙中山却以“决不愿居政界,惟愿作自由国民”为理由谢绝,并委任宋教仁为代理理事长,自己出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理,设总部于上海。 28日,袁世凯为迎接孙中山在总统府举行盛大宴会,并邀请了各部总长、参议院议长、在京的高级将领及其各界名流和满蒙王公作陪。当孙中山快要到铁狮子胡同总统官邸的时候,袁世凯亲自来到厅下,迎接孙中山。 席间,袁世凯在欢迎辞中说:“孙先生游历海外二十余年,此次来北京与我商议国家大计,各项政见初见端倪,大大有助于民国前途。孙先生这次来京,与我相谈极其诚恳,可见之前的谣传全是误会。民国由此更加巩固,此最可欢迎之事。” 孙中山是个性情中人,听了之后也站起来说:“今日承大总统特开宴会,备极嘉许,实在感谢。大总统富于政治经验,善于练兵,如今担任国事,实在值得国人庆贺。” 袁世凯听后,站起来拼命鼓掌,然后带头高呼:“中山先生万岁。” 听到袁世凯那嘶哑的喊声,他的那些部长、总长、议长和高级将领们都为之一愣,袁世凯看他们一眼,又一次高呼:“中山先生万岁!” “中山先生万岁!”袁世凯的手下们象是大梦初醒,都跟着呼喊起来。 情况如此,孙中山无奈地一笑,只好回应道:“袁大总统万岁!中华民国万岁!五大民族万岁!” 在晚宴上,袁世凯为孙中山亲自执盏,可谓是殷勤备至。席间俩人相谈,孙中山越谈越高兴,感到袁世凯对时局的看法和见识,竞与自己很相似。 “袁公任大总统十年,练兵百万;我则经营铁路,延伸二十万里。到那时,我们民国难道还能不富强吗?”孙中山高兴地说。 袁世凯听后,脸笑得象个肉球,眯细了眼瞅着孙中山连连点头。 在袁世凯的盛情款待,特别是一番对共和绝对忠诚的表态下,孙中山对袁世凯终于改变了许多原本的不好看法。到9月初,孙中山致电黄兴,说袁世凯“可与为善,绝无不忠民国之意”,敦促黄兴早日赴京,以消除外界的各种谣传,尽快促进南北统一。 9月6日,黄兴与陈其美、李书诚等人离开上海,前往北京。 9月9日,黄兴一行还在赶往北京的途中,袁世凯又宣布授予黄兴陆军上将的军衔。一同授衔的,还有袁世凯最信任的段祺瑞和黎元洪二人。 也就在这一天,袁世凯发布命令:特授孙中山“筹划全国铁路全权、组织铁路总公司”,着令交通部每月拨给办公费3万元,孙中山拥有一切行政用人之权,政府概不干涉。 9月11日,黄兴一行抵达北京,袁世凯给予了黄兴与孙中山同样的接待规格。 孙中山在京一月,与袁世凯先后晤谈13次,每次都从下午4时谈到半夜。袁世凯的“谦恭”,终于得到了孙中山的信任,至使孙中山认为: “今日之中国,惟有交项城治理”,并作出“十年以内,大总统非公莫属”的保证。 不但孙中山,此时的黄兴也认为:袁世凯为“今日中国第一人物”。 这就是孙中山与袁世凯的第一次会面,也是唯一一次的会面。不久,在袁世凯暗杀宋教仁而后又称帝,孙中山则毅然领导“二次革命”,旗帜鲜明地反对袁世凯。

本文由永利澳门开户注册发布于永利皇宫463cc,转载请注明出处:孙中山会晤袁世凯

关键词:

上一篇:红线女儿子马鼎盛:其实我不喜欢看母亲表演

下一篇:宝贝,做个鱼头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