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澳门开户注册 > 诗词歌赋 > 徐志摩:康桥再会吧

原标题:徐志摩:康桥再会吧

浏览次数:114 时间:2019-11-22

  康桥,再会吧;

康桥,再会吧;

  我心头盛满了别离的情绪,

我心头盛满了别离的情绪,

  你是我难得的知己,我当年

你是我难得的知己,我当年

  辞别家乡父母,登太平洋去,

辞别家乡父母,登太平洋去,

  (算来一秋二秋,已过了四度

扶桑风色,檀香山芭蕉况味,

  春秋,浪迹在海外,美士欧洲)

平波大海,开拓我心胸神意,

  扶桑风色,檀香山芭蕉况味,

如今都变了梦里的山河,

  平波大海,开拓我心胸神意,

渺茫明灭,在我灵府的底里;

  如今都变了梦里的山河,

我母亲临别的泪痕,她弱手

  渺茫明灭,在我灵府的底里;

向波轮远去送爱儿的巾色,

  我母亲临别的泪痕,她弱手

海风咸味,海鸟依恋的雅意,

  向波轮远去送爱儿的巾色,

尽是我记忆的珍藏,我每次

  海风咸味,海鸟依恋的雅意,

摩按,总不免心酸泪落,便想

  尽是我记忆的珍藏,我每次

理箧归家,重向母怀中匐伏,

  摩按,总不免心酸泪落,便想

回复我天伦挚爱的幸福;

  理箧归家,重向母怀中匐伏,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劳苦,

  回复我天伦挚爱的幸福;

多少牺牲,都只是枉费无补,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劳苦,

我四载奔波,称名求学,毕竟

  多少牺牲,都只是枉费无补,

在知识道上,采得几茎花草,

  我四载奔波,称名求学,毕竟

在真理山中,爬上几个峰腰,

  在知识道上,采得几茎花草,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在真理山中,爬上几个峰腰,

可仍记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我但自喜楼高车快的文明,

  可仍记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不曾将我的心灵污抹,今日

  我但自喜楼高车快的文明,

我对此古风古色,桥影藻密,

  不曾将我的心灵污抹,今日

依然能坦胸相见,惺惺惜别。

  我对此古风古色,桥影藻密,

康桥,再会吧!

  依然能坦胸相见,惺惺惜别。

你我相知虽迟,然这一年中

  康桥,再会吧!

我心灵革命的怒潮,尽冲泻

  你我相知虽迟,然这一年中

在你妩媚河身的两岸,此后

  我心灵革命的怒潮,尽冲泻

清风明月夜,当照见我情热

  在你妩媚河身的两岸,此后

狂溢的旧痕,尚留草底桥边,

  清风明月夜,当照见我情热

明年燕子归来,当记我幽叹

  狂溢的旧痕,尚留草底桥边,

音节,歌吟声息,缦烂的云纹

  明年燕子归来,当记我幽叹

霞彩,应反映我的思想情感,

  音节,歌吟声息,缦烂的云纹

此日撤向天空的恋意诗心,

  霞彩,应反映我的思想情感,

赞颂穆静腾辉的晚景,清晨

  此日撒向天空的恋意诗心,

富丽的温柔;听!那和缓的钟声

  赞颂穆静腾辉的晚景,清晨

解释了新秋凉绪,旅人别意,

  富丽的温柔;听!那和缓的钟声

我精魂腾跃,满想化人音波,

  解释了新秋凉绪,旅人别意,

震天彻地,弥盖我爱的康桥,

  我精魂腾跃,满想化入音波,

如慈母之于睡儿,缓抱软吻;

  震天彻地,弥盖我爱的康桥,

康桥!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

  如慈母之于睡儿,缓抱软吻;

此去身虽万里,梦魂必常绕

  康桥!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

汝左右,任地中海疾风东指,

  此去身虽万里,梦魂必常绕

我亦必纡道西回,瞻望颜色;

  汝左右,任地中海疾风东指,

归家后我母若问海外交好,

  我亦必纡道西回,瞻望颜色;

我必首数康桥,在温清冬夜

  归家后我母若问海外交好,

蜡梅前,再细辨此日相与况味;

  我必首数康桥;在温情冬夜

设如我星明有福,素愿竟酬,

  腊梅前,再细辨此日相与况味;

则来春花香时节,当复西航,

  设如我星明有福,素愿竟酬,

重来此地,再捡起诗针诗线,

  则来春花香时节,当复西航,

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实现

  重来此地,再捡起诗针诗线,

年来梦境缠绵的销魂足迹,

  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实现

散香柔韵节,增媚河上风流;

本文由永利澳门开户注册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志摩:康桥再会吧

关键词:

上一篇:新学期,小学1-6年级课外阅读书单推荐

下一篇:《偶然》